“足球从娃娃抓起”,不仅是体育界的共识,也是每个人熟知的一句口号。在北京,不少中小学开设了足球课程,深受孩子们喜欢。越来越多四五岁的学龄前儿童,也开启了足球“启蒙课”。

然而,记者调查发现,虽然儿童足球训练机构好找,但能让孩子们在家门口踢球、练习的场地却少之又少,就连一些小区也开始为足球下“禁令”。

“上了半年足球课,一次都没练习过!”市民周女士告诉记者,儿子快5岁时报了足球班,“当初选择兴趣班时,心想足球推广率、普及率持续提高,是普通人触手可及的大众运动。真没想到,培养这个兴趣,竟然卡在了找不到练习场地上。”

周女士家住马甸南村小区,本来小区里有能让孩子活动、踢球的空场,但是出于安全、管理考虑,小区不允许踢足球。“放假时孩子们踢球,就被保安严厉批评了,还要找孩子家长。”周女士说。

小区不能踢,旁边的小公园也不行。马甸南村小区边上,就是双秀公园。在园方制作的温馨提示牌上,明确了不能携带球、水弹枪等入园,在禁止携带物品示意图上,还明确画出了足球图案。

“据我们观察,公园里并非没有空场,而是都被踢毽子、跳绳、羽毛球、广场舞等活动占据了。足球运动确实相对激烈些,但就想带孩子练练控球,找找脚感,也不是要踢比赛,这个小小的需求都无法满足。”周女士认为,现在的管理措施,太一刀切了。

周女士家附近的马甸公园,其实也早就规划了足球场地,但是居民们盼了两年多,都没有对外开放。周女士认为,培养任何兴趣,都需要练习,孩子感觉到自己的进步,才会更有兴趣,才能坚持下去。

一些居民苦于家门口没场地,还有一些居民纳闷儿,规划好的儿童足球场为何不好好运营?

家住亦庄的刘先生告诉记者,亦庄文化园西园规划了面积很大的儿童足球场,不知何故却大门紧锁。公开资料显示,这处球场面积15000多平方米,分割成多个不同规格的标准尺寸足球场,包括5人制足球场4个、6人制足球场2个、7人制足球场5个、11人制足球场1个。

3月10日下午4时,记者走进亦庄文化园西园,园区地图标注足球场在西北部。记者找到场地时发现,围网将足球场“封闭”起来,入口处大门紧锁,外面的人无法进入。市民陈先生说,“我在这里跑步两年多了,这里是我的必经之路,没见它开过,感觉这么好的资源都浪费了。”

球场入口处,通过一间小亭子才能进足球场,这座亭子也是锁着的。记者看到,亭内的接待桌与地板、亭外的门框已经积满了落灰,显然很久无人打理了。

随后,记者分别致电该球场运营公司索福德体育、亦庄文化园西园服务监督电话,得到的答复是,场地硬件设施发生损坏,需要重新维修后方能开放,目前尚在规划中,但并未告知具体开放时间。

3月9日下午4时多,记者找到了马甸公园足球场,只见一大一小两块足球场,被绿化带和蓝色围挡围着,入口处大门紧锁。透过围挡缝隙往里看,绿茵草坪光鲜整洁,足球场旁的空座椅、垃圾桶等配套设施也已经完备,不时有路人伸头向围挡里面张望。

记者致电马甸公园,一位管理人员告诉记者,之前由于疫情,加上足球场配套设施资金链断裂等原因,一直没对外开放,目前已有试运行计划。

3月11日下午6时,记者再次来到这里时,发现围挡已经拆除,一大一小足球场已开始试运营。

大足球场上,一群十几岁孩子激战正酣。小足球场是专门为儿童设计的,入口处张贴了“入场须知”“智能球场玩法说明”、二维码小程序等内容,建议5岁以上、身高1米6以下的儿童进入玩耍。记者阅读发现,这个球场可以提供“球门大战”“踢瓶子游戏”“移形换影”等一系列足球趣味游戏。

记者现场看到,球场没有传统框架式“球门”,而是一面由16块面板相互拼接组成的墙体、4扇“智能互动电子球门”共同组成的足球场。这种智能球场用“色彩明灭”的方式告知玩家输赢情况,通过变换玻璃屏幕上不同区域的目标击中点,让参与者身体不同部位得到充分锻炼。

采访中,多位家长表示,小孩子踢球,其实并不需要多么专业的场地,要是真去成人踢球的场馆,花费高昂不说,凑够孩子人数也存在困难。很多郊野公园没有这么多限制,但是距离太远,也存在时间成本。“城里的公园,为什么不能踢球呢?”

记者发现,明令禁止踢球的并非只有双秀公园。位于东城的青年湖公园也在“游园须知”中写道,禁止在公园内踢球。青年湖公园管理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之前就曾在园区内发生过“踢球砸人”事件,出于安全考虑,做出了禁止踢球的规定。

《北京市公园条例》第46条也规定,游人游览公园时禁止在非体育运动场所踢球。从条例上看,公园的“禁令”确实“有法可依”。

“管理单位出于对游客安全的考虑,我们也能理解。但还是希望有条件、有空间的公园能替孩子们也想想办法。”市民胡先生说,比如单独规划一处场地,尽量不打扰到其他游客,“其实并不需要非常大的标准场地,够孩子练练控球、传传球就行了。”此外,胡先生还建议,管理部门应推动荒废场地重新开放,为市民提供服务。

多年前就有人建议,周末、节假日时,开放校园体育场所,弥补城区可利用的土地资源不足。但时至今日,这个建议并未真正落地。

杨波是一家儿童体能训练机构创始人,他曾尝试联系部分中小学,在周末特定时段有偿开放运动场地,但校方出于安全管理考虑,都拒绝了他。也有的学校表示,虽然觉得这件事儿挺有意义,但是在财务管理制度方面,即使收了维护场地的费用,也没有办法“入账”,因此也没有积极性。

相对开放的高校校园可以共享足球场吗?记者采访发现,当前北京部分高校对于校外访客入校仍有不少限制。中国政法大学保卫处值班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校外人员入校需联系本校老师、同学并说明缘由、登记,且暂不支持校外人员使用校内活动场所;中国传媒大学访客入校,需自行联系一名教师。

有研究显示,近年来我国学校体育场地对外开放率仅为三成左右。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担忧安全隐患”“挤占本校空间”“与教学时间冲突”是许多高校不轻易共享学校场地资源的原因。周女士认为,如果推动学校周末敞开大门,需要切实可行的管理制度,政府部门可以在进行需求调研后,在部分学校开展试点。

相比于公园,空间紧张的小区里,踢球更容易引起邻里矛盾。正因如此,一些小区也开始对足球下“禁令”。有没有什么办法,在满足孩子踢球需求的同时,避免产生“伤人”隐患?

杨波所在的儿童体育训练机构,已经受多个小区物业邀请,对空置场地进行微改造。在朝阳杨闸环岛附近的京通苑,就通过改造升级现有运动场地,让5人制足球场“落户”小区里。“对于孩子来说,场地不需要那么大,成人使用的标准场地,反而有些浪费;同时,对于启蒙足球而言,太大的场地也不利于小学员保持较高的触球频率,只顾着傻跑了。”足球专业出身的杨波说。

如果参考“笼式足球”,占用的空间就更小了。最近,杨波在西二环边、广安门南滨河路附近,发现了一个适合带孩子踢球的“铁笼子”。虽然只有十几平方米大,但是圆形场地有草坪,还竖起一圈高高的铁丝网,可以防止足球踢到马路上。

“笼式足球”并非新鲜事物,在巴西、英国、法国、荷兰等足球发达国家大为盛行。对于寸土寸金的核心区,或者已经规划好的公园,利用“笼式足球”提供踢球场地,也不失为一种多赢的选择。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网络视听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